《猎玉生香》陈叔,刘叔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猎玉生香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花缘

简介:我上高中的时候,亲眼目睹翡翠原石市场的火爆
从那以后,我的人生就注定了与翡翠纠缠不清
美人如玉,猎而生香!

角色:陈叔,刘叔

猎玉生香

《猎玉生香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

第1章

赌石市场总是流传着许多一刀穷一刀富的故事。

赌石是珠宝业术语,指翡翠在开采出来时,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,无法知道其内的好坏,须切割后才能知道翡翠的质量。

因为翡翠原石很贵,所以有一刀穷一刀富之称。

我跟赌石翡翠接触,要从马先生开始。

马先生这个人比较神秘,很低调,从来不以自己真实的姓名露人,但是这个人很有本事。

在赌石圈里有一刀王的美誉。

这个老先生呢,人家就是翡翠世家出生,在翡翠赌石市场征尘二十余载;他成就过许多玉石豪门,国内的翡翠市场格局因他而改变。

他一生赌石战绩彪炳,声名赫赫,人们只要听见了他对赌石的态度,几乎就已经断定了一块原石的生死。

我能认识这位老先生,并且跟他学两手,跟我爸那不成功的生意有太大的关系。

我爸是开饭店的,人特别豪放,朋友一来,邀请他坐下来喝个三五杯,说两句好听的义气话,那桌肯定就免单了。

所以总是不赚钱,我妈总是抱怨,你做生意不能这么做,怎么怎么的,我爸就不爱听。

就说不赚钱,赚几个朋友嘛,江湖嘛,多条朋友多条路。

我妈总是气的半死,但是他们还挺相爱,赚钱不赚钱,一路都扶持着。

不过还真让我爸说中了。

有一次啊,马老先生呢,跟几个朋友来昆城玩石头,他那个朋友跟我爸一起喝酒认识的,我爸让我叫他刘叔。

他们那次玩的块石头,我记忆犹新啊,一辈子都忘不掉。

马老先生跟刘叔合伙入手了一块约四十公斤的黑乌沙原石,黑乌沙原石由于皮壳的原因,很难判断内在的翡翠品质,一直以来都是较为难赌的赌石原料之一。

原石买来后,合伙人想大赌,于是拦腰一刀横切,切是切开了,也略有涨幅,但涨的不多,合伙人就决定把它放到市场上去卖,定价40万。

那时候40万,可以把我们家饭店买下来了。

可卖了很久,却没多少人问津,合伙人只得决定再切,于是找来了马老。

那次来我们家饭店吃饭,就是切那块石头的。

人家马老当下就指点了,说怎么切,他说料子上有一条蟒带,就是翠原石上的带状藓纹,得切蟒,吃过饭他们就去切。

当时我非常感兴趣,所以就跟在后面看。

结果,那一刀,让我震撼了一辈子。

这刀下去,切得大涨,本来40万卖不出去的原石,一瞬间报价达到了400万,暴涨了十倍。

那时候不像现在都是银行卡之类的,很不方便,都是现金啊。

当时我那个心情真的是,砰砰砰!

感觉要炸了。

那就是一刀暴富的感觉。

从那以后我就知道,这辈子我一定会跟赌石纠缠不清了。

“滴!”

我听到汽车的鸣笛声,赶紧就跟我爸妈从饭店出去。

一辆八万多的别克停在门口,我邻居六姨从车上下来,笑嘻嘻的走过来,身后跟着一对中年夫妇。

男的西装革履,有点胖,稍微有点秃顶,女的保养的很好,皮肤很细腻光滑,一看就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那种女人。

跟我妈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。

我妈因为要在家里帮忙,洗菜,做饭,油烟味太重了。

六姨说:“林诚赶紧叫人,这是你陈叔,刘婶。”

我赶紧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包云烟抽了一根递过去,嘴甜的叫了一声:“陈叔,刘婶,里面坐里面坐。”

六姨今天给我介绍相亲对象,约在我们家里了,本来我是不想见的,但是六姨给我那照片,实在是让我觉得没办法拒绝。

那女孩,太漂亮了,我看一眼,就觉得像是我做梦经常梦到的那种极品翡翠一样。

人们常说,美人如玉,那照片里的女孩就是一块璞玉。

刘叔看着我递烟,就伸手按着我的手,笑着说了一句:“我不抽烟。”

我听着这话,心里就有点觉得他可能是在侮辱我,他牙上的那烟垢至少二十年的烟龄了。

他说完就背着手四处看,时不时的打量我父亲,我父亲需要在后厨做饭,所以穿着厨师的衣服,那围裙啊,油腻腻的,我看习惯了,没什么。

但是这陈叔看了一眼,那嘴就嫌弃的扬起来了,这还不算什么,我妈老实巴交的跟那什么刘婶说着一些好听的话。

但是那刘婶看都没看我妈一眼,跟他男人一样,就是瘪着嘴,东看西看的,那眼里的嫌弃,让人觉得作呕。

我把烟收起来了,从这两人的态度,我就知道,这场相亲成不了。

这时候车里下来一个女孩。

她一下车,就撩了一下头发。

我一看那女孩,我心里就有一个想法。

这是我媳妇。

真的太漂亮了。

丸子头,高腰身,脸型很圆润,一件绣花高腰的雪纺裙,把那仙气飘飘的气质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女人的气质都藏在连衣裙里,这个女人算是把连衣裙穿出来了属于自己的韵味了。

这件衣服,有个性但不咄咄逼人,端庄优雅而又不失烂漫心性,有成熟知性的一面,她甜甜的一笑,又让我看到了最纯真的一面。

我觉得,找老婆得找这样的。

六姨说:“林诚,这是陈雪莉。这是林诚,你们认识一下。”

我赶紧走过去,伸手要跟他握手,但是他淑女的捏着包,只是礼貌性的微笑一下。

她身上的味道太好闻了,是那种水果味的香水,不会让人觉得反感,反而很怡人。

有些女人的香水,真的是太刺鼻子了,闻着都想吐。

我说:“里面请,里面请。”

我说着就请他们进去。

我看着那陈叔跟刘婶是不想进去的,可是架不住六姨的面子,还是勉强进去了。

我爸赶紧带他们上楼去招呼。

我也赶紧跟上去,我爸拿了五千块钱给我,他说:“去景星街买一箱茅台,在带两条中华,要软包的。”

我赶紧把钱拿着。

我爸什么人物?开饭店这么长时间了,什么牛鬼蛇神没见过?就他陈叔那样的货色,谁看不出来他嫌弃我们家啊?

所以我爸二话不说,直接拿钱让我去景星街买茅台。

我们买酒啊,从来不到超市买,那里面的茅台,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假的。

我们去特定的经销商买,那一般假不了,那要是假了,生意就别做了。

我心里不舒服啊,一方面,我看上陈雪莉了,真的,那气质,真的没话说。

但是另一方面,我又感觉到了他父母对我们家的嫌弃,尤其是他妈看我妈的眼神,我的天呐,感觉那眼神里的嫌弃像是看着农村老妇女似的。

我骑三轮车到了景星街,我没直接去烟酒商铺,而是到了刘叔的店铺,我看到他蹲在门口给翡翠原石刷皮呢。

我就赶紧过去,嘴甜的说了一句:“刘叔,又发财了?”

他看了我一眼,说:“今天收拾的这么光鲜?相对象啊?”

景星街寸土寸金,是昆城最有名的旅游景点,经营花鸟鱼虫各种时尚精品,一间店铺得七八百万,我刘叔在这有十间店铺。

他是做服装精加工的,但是,铺子从来都不管,来铺子就是玩石头,跟马老合伙,赢多输少。

每次他赢钱了,就到我们家喝酒,虽然有钱,也没嫌弃过我们家。

每次来了,就特喜欢找我喝酒,一开始是觉得我小孩子好逗,后来我大了,他喝不过我了,他不服气。

我也特喜欢跟他喝酒,因为每次喝酒,我就能跟他一起研究石头,本来我想拜马先生为师的,想要他给我牵桥搭线,可惜,人家是翡翠世家,赌石的功夫不外传。

不过人家心也好,就给了我一本他自己写的关于二十多年赌石的经验跟技巧。

那本书,我看了五年,可惜,一直没赌过,没钱啊。

我说:“刘叔,知道我相亲,帮帮侄子呗,你那宝马,给我开开,我威风威风。”

刘叔笑了笑,说:“借你的,终归不是你的,要是人家女的知道你打肿脸充胖子,以后该不理你了,男人啊,得踏实点。”

我说:“您多踏实啊,宝马从一换到五,老婆从老的换到刚成年的,你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,你跟我说踏实?我能说你是说风凉话吗?”

他拿着刷子想在我头上敲一下。

但是终归没舍得下手。

我嘿嘿笑了一下,我跟他没大没小的,习惯了。

他看了我一眼,跟我说:“这石头,我二十万买的,刷了半天,没见好表现,想不想开个包啊?”

我一听心里就楞了一下。

我看着这石头。

好东西。

原石重量也就5公斤上下,皮壳黄沙皮,皮壳老辣,品相完整,部分脱沙!

我一看就说:“木那坑的呀。”

赌石先赌场,因为每个场口出产的翡翠都不同,所以你不知道场口,你就不知道翡翠的特性。

刘叔说:“没白学,场口看的到是挺准的,我五万拿的,刷了一个星期了,没见好表现。”

我啧了一下,我说:“你得切,擦涨不算账,切涨才算涨。”

我看着眼馋,这料子表现太好了,辣,真辣,我看他擦皮,我心里都着急。

他笑了笑,问我:“想借车打肿脸充胖子,还是赌一把,买一辆宝马?一刀穷一刀富,这要是高色满料,5系不在话下。”

我看着他那老狐狸的眼神,我就知道他在勾引我。

但是我真的心动了,我太钟意陈雪莉了。

但是神仙难断寸玉,我要是把我爸给我买烟酒的钱输了,我相亲的事也就泡汤了。

我心里特别纠结。

赌?

还是不赌?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猎玉生香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花缘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hinavet.org/book/6815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