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龙婿在上》韩飞扬,张曼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小说:龙婿在上

小说:都市小说

作者:酒醉

简介:战神归来,做了六年人人唾弃的废物赘婿;如今约定期满,我要君临天下,带你看一场盛世繁华!

角色:韩飞扬,张曼

龙婿在上

《龙婿在上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1章 改变的开端

第1章 改变的开端

江海市君悦酒楼。

“韩飞扬,你死哪去了?限你15分钟内给我滚回来照顾孩子!”电话里丈母娘张曼的声音狂飙,充满更年期无脑的愤怒透过了电话。

“妈,我见个朋友……”韩飞扬嘴巴一瞥,说道。

“你自己什么身份不清楚吗?赘婿!连佣人和小时工都不如,没有见朋友的资格!嘟嘟嘟……”最终,电话在谩骂中结束。

韩飞扬咂舌,似乎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,此刻在他对面正坐的一名古稀老人,江海市首富、韩家在江海市的话事人,燕西来。

燕西来身穿正装,一头银发,器宇不凡,此刻却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“飞扬少爷,您这又是何苦?”

“老爷已经答应,只要您这一次回去,立刻便将家主之位传授给你。邱家有眼无珠,届时只需您一句话,他们上下都要跪在你面前道歉!”

燕西来苦口婆心地劝说。

“十二年前,韩家将我和我娘跟狗一样的扫地出门。十年前,我娘病危,我跪在韩家七天七夜,求韩家出钱救救我娘,可等到的只是无尽羞辱。”

“现在需要我了,便让我回去?”

韩飞扬自嘲而笑。

何等讽刺?

他是顶级豪门韩家的少班主,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身份,可现在却是江海市邱家的上门女婿,出了名的窝囊废,倒插门。

“少爷,韩家的实力今非昔比,富可敌国不在话下,将来这些都是您的。”燕西来放出大招,他一直坚信一点,这世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。

如果能,一定是钱不够。

可韩飞扬讽刺一笑:“那又如何?”

“钱,我曾缺过,跪求你们,可你们没给。现在,你们就算给我整个天下,怎能比过她眉间一点朱砂?!”

话语坚决,掷地有声。

快速起身离开去接亲,眼神平静如渊!

燕西来想再阻拦,但一直以来坐在邻桌地高大男子霍然起身,一把按住在了燕西来肩头,将其硬生生按在座位上:“燕先生,您请坐!他的决定,无人敢违逆!”

燕西来面色含怒,偌大的江海市谁不给他三分薄面,今日竟然有人对他如此无礼。

他慢慢转过头来,这才看到此人胡子拉碴,嘴角还有饭渣儿,看起来不修边幅,但身姿挺拔傲然,眉宇间气度不凡,竟还有一丝熟悉的感觉。

“白虎……”燕西来一下子瘫在椅子上,喉咙发干,“那……飞扬少爷,可是……”

白虎用擦干净嘴巴的手在燕西来肩头重新拍了三下,露出一口钢牙,转身便离开。

两人一前一后离去,燕西来依旧摊在椅子上,久久回过神来呢喃道:“少爷……今后您便是我的天!”

告别老人,韩飞扬一路飞奔回家。

可刚推开门,一件女士的贴身衣服啪一声砸在他的脸上。

“韩飞扬,你个废物,我昨天让你把我的衣服洗了,你没听见?”张曼站在门口颐指气使的骂道。

韩飞扬嘴角微微抽动下,盯着丈母娘,不好意思地道:“妈,该洗的衣服我都洗了,这些是你的贴身衣物……”

张曼听见丝毫不害臊反而更加得寸进尺:“让你洗就洗,费什么话?五岁孩子都知道帮忙做家务,而你天天游手好闲,我邱家要你这窝囊废有什么用?”

说完还不解气,啪一巴掌又抽向韩飞扬。韩飞扬一下子抓住她的手,猛的抬头瞪向张曼,眼睛发寒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张曼手腕被攥得生疼,韩飞扬今天的眼神有些可怕,胆怯地说,“洗完衣服,赶紧照顾囡囡!”

听到囡囡这个名字,韩飞扬便将手掌放下,那是他的宝贝女儿。当日一夜酒醉,邱梦溪怀孕生子,他们的婚姻能够维系至今,也都是因为女儿。

“妈,你够了!”

听见这声音,韩飞扬心头猛然一颤,抬头看去,只见卧室中走出一名倾城女子,美的出尘,只是眼睛红肿,明显是刚哭过。

女子正是邱梦溪,韩飞扬名义上的妻子。

在邱梦溪眼中看见了浓郁失望,没有与她对视,韩飞扬头一低,拿着衣服从她身旁走过,来到卫生间开始闷头洗衣服。

“唉!”

邱梦溪看着韩飞扬,重重一叹气,内心攒满了失望。

“梦溪,当初我便不同意你生下孩子,更不同意婚事。现在你看看,家族中的那些姐妹,哪有你这脸蛋,可现在日子谁不比你过的好?”

“你倒好,被这么一个窝囊废一直拖着,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。你还年轻,赶紧和他离婚,凭你的姿色肯定会找到更好的人家。”

张曼恢复平静,认定自己看花眼了,不然韩飞扬眼神怎么会如此吓人?

邱梦溪扫了眼卫生间里卖命洗着衣物的韩飞扬,心里早就认命,叹了一口气:“妈,等囡囡大一些再说吧,或许这就是我的命。咱们快走吧,爷爷在催了。”

张曼这才想起什么似的,毫不避讳地说:“梦溪,今天免不了受些委屈,你多忍一忍。虽然那个姓杨的又老又丑还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有钱能给公司投资,你爸他……”

韩飞扬在卫生间里听见这话,身躯不由一颤,他已经联想到会发生什么。

硬生生拖累你六年之久,窝在家中成为家挺煮夫,而今六年之期已满,我又岂能不为你遮风挡雨?

邱梦溪缓缓闭上眼睛,一脸痛苦:“妈,别说了,我知道!是爸爸卷走公司的钱,让公司岌岌可危,咱们家必须要给一个交代。所以杨三枪那儿,我会去求!”

张曼埋头埋怨韩飞扬:“都是这窝囊废,毁了你一辈子!否则换一个男人,又怎么会眼睁睁看自己老婆去陪别人!”

“妈!”

邱梦溪一把堵住张的嘴,生怕被韩飞扬听见了。

“怕什么?”

张曼扒拉开邱梦溪的手,狠狠道,“我不但要让他听到,我还要让他开车去送咱们!我就是让他知道,他到底有多么无能!”

听到这番话,韩飞扬浑身一哆嗦,手指捏紧,将衣服都给碾破。

“妈,你太残忍了!”邱梦溪眼睛泪花再次晶莹。

可是张曼不依不饶,继续道:“梦溪,即便姓杨的别有所图,但是也比这个废婿好一百倍。咱们家落得今天这幅局面,要怪就怪这废婿,他要是男人一些,怎么用的到咱们女人抛头露面。”

邱梦溪身躯不由一颤,死死咬住嘴唇,半天愣是没有说话。

“韩飞扬,别洗了,下去开车送我们去杨氏酒店!”

张曼将心一横,长痛不如短痛,这次一定要让他们离婚。

“好嘞妈,我现在去开……”

不等韩飞扬说完,张曼暴怒打断:“废物,别废话,老娘一个字都不想听你说。”

韩飞扬绷紧了嘴唇,丢下手里的衣服,低头向门口走去,转身的刹那眼眸深处冷意酝酿。

看着韩飞扬转身离开的背影,邱梦溪缓缓闭上眼睛,或许这一切都应该在今天而结束吧。

“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,还愣着做什么,指望他拯救你于水火之中?别做梦了,他就是一废物赘婿!赶快去梳洗化妆,要让姓杨的眼前一亮,把他迷得死死的!”张曼无情地说。

大约半个小时后,来到杨氏酒店。

她们要见的则是刚刚丧偶的杨氏酒店老总杨三枪,此人好色成性。

韩飞扬看着她们走进大楼,紧跟着偷偷溜了上去,眼看着她们踏进了包厢,自己躲在门外偷听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龙婿在上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酒醉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hinavet.org/book/68313.html